第十八回 遊訪將帥部拜謁天王

天運歲次己丑

中華民國九十八二十七

 

千里眼大將軍 降

順風耳大將軍 降

天上聖母 登台

  

鸞聖書渡蒼黎

 學善圓通心志迄

句珠璣深藏意

典傳人永世繼

 

聖示:上天慈悲期期降鸞洩漏天機,扶鸞出著聖書,其主要廣渡眾生,不受凡塵慾土污染,其書內容授法應學習仙佛勤奮多聞,以融會至用圓通法門,然亦需世人堅定心志下定恆意。雖此聖書其句子詼諧逗趣,但深藏涵意,希盼世人對此寶典善書能夠以耳傳耳,廣渡有緣修子,永傳生世。今期已快近末,希本書日後頒世可挽救迷途羔羊,儘速入學聖門,修其真理大道。共勉之!

 

聖母:今日著鸞書異動,希鸞下堂生能夠準時。

千里眼順風耳齊聲:屬下參見天妃娘娘聖駕!

聖母:二位免禮!賢生準備著書矣,快出靈竅。

(聖母口唸真言將佛一元神調出)

慈筆:弟子參見恩師聖駕。

聖母:快隨本宮出遊著鸞吧!

(隨即二人走出璧慈堂外,見天色雖光亮但有點灰灰黯然的)

慈筆:咦!怎麼今日未見龍王三太子,莫非出差嗎?

聖母:賢生,今日吾等乘坐祥雲。

慈筆:弟子不太敢坐,看上去好像霧一樣,真是會令人害怕。

聖母:汝無須擔心,先贈予汝兩顆仙丹,快服用。

慈筆:弟子接過仙丹,謝謝恩師賜仙丹,弟子吞服。嗯…嗯!

(此仙丹小顆粒,其土黃色系)      

聖母:賢生快上雲端站穩,毋須懼怕有本宮在。

慈筆:對了,恩師,龍太子今日為何沒有來參著呢?

聖母:龍太子因公事,須上天庭恐往返不及,所以吾等不得耽誤聖事,才先乘坐祥雲。

慈筆:之前龍太子請假,恩師會向佛祖借蓮花暫用,而今卻沒有,難道佛祖不肯借用?

聖母:非也!此乃古佛欲參加蟠桃大會,無暇借用,汝有祥雲乘坐還有何不知足!

慈筆:弟子可沒有不滿足,只是好奇,順口問問!對了!今日要去何處呢?

聖母:本宮已安排至將帥府拜謁天王,賢生就不可心浮氣躁。

(祥雲飛馳速度極快,佛一在聖母身後抓住衣襟)

慈筆:恩師啊!弟子不敢看下面,簡直像乘坐透明電梯一樣,超級高矗,弟子有點腿軟,要如何克服呢?

聖母:噯!賢生真是太過膽小,汝儘量以平視看著前方即可。

慈筆:弟子有好一點了,方才聽恩師說要拜謁將帥府的天王,那是哪一位呢?

聖母:此位天王乃是凡間耳熟能響的李天王,亦是諸位所熟悉的中壇元帥之父。

慈筆:原來就是托塔天王李靖,那弟子應該也可以見到元帥囉!

聖母:亦然!待會汝要整肅儀容,不可怠慢或輕浮之舉。

慈筆:弟子謹遵師命,絕不輕浮。

(祥雲極速已快到將帥府)

聖母:吾等即將要到將帥府,汝要保持站姿。

慈筆:咦!弟子看見前方有綿延的廣大建築物,而且門檻左右各有一大具的銅獅,亦有兩排縱隊的兵將在那肅立,不敢有任何舉動,真是莊嚴聖地。

聖母:此乃將帥府已蒞至,祥雲降下。

慈筆:為何我們今日沒有經過南天門而就直接到將帥府呢?

聖母:有喔!方才是賢生顧著閒聊,不知早已過了南天門,不必多言!快快趨前參駕。

慈筆:原來是中壇元帥率兵將出來迎接,弟子參見中壇元帥聖駕!

元帥:嘻!嘻!弟子免禮。末將參見天妃娘娘蓮駕!

聖母:哪吒元帥免禮!吾等今日奉金闕玉旨著作聖典寶書,特來拜謁汝之父王,容請通報一聲!

元帥:末將受副帥之命,特前來接駕,請!

(此時看見元帥戎裝威武頭戴太子冠,手持火尖槍,脖子亦配掛乾坤圈,真是帥呆了)

慈筆:恩師為何元帥要呼稱天王是副帥呢?

聖母:賢生不是與哪吒元帥很熟識,何不直問!

慈筆:哦!元帥慈悲,弟子斗膽請示,為何元帥呼稱您自己父親要稱副帥呢?

元帥:呵!呵!弟子真是好奇,其雖是吾之父王,但軍法森嚴、軍令如山,非可於私親之呼稱,亦當以官銜之稱!

(三人已經進入將帥部,連進兩道門檻,進入副帥辦公室)

慈筆:哇!好有書香氣,全部都用木頭裝飾建造且廂房外有二位士兵站崗,見到元帥即刻躬身俯手參駕,真是森嚴。

元帥:末將哪吒參見副帥,娘娘及正鸞生已帶至。

聖母:見過李天王,久違了!

天王:哦!見過天妃娘娘聖駕!

聖母:天王無須客氣!賢生快快參駕。

慈筆:愚生叩見李天王,弟子真是三生有幸竟然此生之年可見到李天王,天王高大俊俏,身著軍戎戰袍,真是威澟赫赫!

天王:嗯!賢生免禮,娘娘與賢生請上座,來人奉清茶。

慈筆:謝謝天王厚待,天王此辦公室有似像凡間軍隊長官的辦公室一樣,有插著軍令旗,且有很多書卷。

天王:賢生與娘娘辛勞奔波三界,助其鸞書真是令人欽佩精神,希盼世人若有見此聖典寶書應當廣傳世間,渡其蒼生百姓脫離輪迴果報,好慰藉金闕玉皇及皇母,不負皇恩浩蕩!

慈筆:是的!愚生只是竭盡所能,應盡己身微薄之力將其金篇載入聖書廣傳人世,亦有上天悲憫恩賜愚生有機緣出靈著作,愚生一定好好努力,不辜負上天期望,也希望世人看此聖書能有所警惕而悟出真理大道。

天王:賢生今日有何疑但直言無諱!

慈筆:看天王將帥府之廣大,為何南天須設立將帥部呢?作用為何?

天王:其本部因上天有諸眾神仙佛在修其諸法,因而耽心有諸眾阿修羅、夜叉、魔神及魔障干擾搗亂人世及天上,故由玉旨派遣本部領軍鎮魔伏邪以不致受其諸多阿修羅干擾。

慈筆:那天王是副帥,主帥是何人呢?

天王:吾主公乃是「南天主宰文衡聖帝」是也。

慈筆:愚生有在書籍經典看過,將帥部早期乃由 關聖帝 君所兼任,而今怎麼變成不是呢?

天王:賢生所言無誤!早期將帥部乃由關皇兼任,後因關皇榮陞九王至尊之後,即由南天金闕文衡聖帝兼任之。

慈筆:那 文衡帝 君如此繁忙,要如何打理軍務聖事?

天王:其本部統領三百六十大軍,每軍十萬兵馬,主要聖事須由主宰聖帝裁示,再由吾一聲號令才可發動兵馬。

慈筆:原來還是由天王一聲號令,真的軍壯盛大。那聽說天王還是另有頭銜,乃是四大天王之一,而且亦在佛身邊追隨佛祖之天王。

天王:賢生所知正是,此乃佛慈悲讓吾有此「天王之果位」,但因吾領軍鎮守南天,故其三位天王則還是在佛身旁。

慈筆:愚生有閱讀「封神榜」,亦知天王當年鎮守陳塘關,為討伐紂王,因而不畏戰事且戰績有功,效命朝廷,才有今日列入仙班事蹟。

天王:此乃陳年舊往,吾在此帥部兼賦職守,亦談不上戰績居功。

慈筆:天王手中之玲瓏寶塔可有真如凡間小說所描述,有其三昧真火存在?

天王:然也!此寶塔若有妖精鬼怪被關鎖其內,定受制三昧真火燒化於濃血水,所以妖精鬼怪見此寶塔定當無法遁形。

聖母:聽聞天王英勇戰績,可有需勉勵世人之語?

天王:吾雖鎮守南天將帥府,但偶時觀其娑婆凡塵,天災地變災厄連連,在這末法世人應更懂得修其法身,切不可因尚未受其災厄而敬畏遠之聖法。希盼世人能儘速用於己身之力修其己身,後不致淪落陰間受盡折磨,世人快快尋思法門修圓其身。共勉之!

慈筆:感謝天王今日有這麼精僻圓融慈勸,相信世人應該可體會仙佛慈悲憫念的心思。

聖母:今日叼擾李天王甚久,吾等將拜別回堂覆命,賢生快向天王辭駕。

慈筆:愚生今日受益良多,再次感謝天王蒙愛!

天王:呵!呵!賢生不嫌棄本部粗桌淡茶之招待,吾已心受領。來人護送聖母與賢生出府。

衛兵:遵法旨!請!

聖母:天王請留步!吾等告辭!賢生快上祥雲站穩!

慈筆:是!弟子站穩了!

聖母:賢生著鸞書已快接近尾聲,希盼賢生再接努力,不可鬆懈之,璧慈堂已到,賢生元神投體,可!吾退。

全站熱搜

五龍佛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