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拜謁「代天巡狩府」之桓候大帝府尊

 

天運歲次己丑二十二

中華民國九十八

 

千里眼大將軍 

順風耳大將軍 降

天上聖母 登台

  天普化佑蒼生

  赫恩庥庶沾聖

  世賢才負大命

  厄消災轉運程

 

聖示:上天慈憫頻頻藉由諸多法事、法門渡化其眾生,亦因眾生感念仙佛道祖慈悲,而虔誠入其聖門道場,感受神恩浩蕩之神聖。然而無論無極或氣、理天諸眾仙佛神聖以鸞門道場契合濟世普化有緣之人,所以鸞門執事者更肩負重責天命,為其眾生消災除厄,改變諸多有心修持之修子,可減輕障礙轉變更順遂的修行途徑。共勉之!

 

千里眼、順風耳齊聲:恭迎天妃娘娘 聖駕!

聖母:二位愛徒免禮,汝等奉旨駐守鸞生之身軀,莫不可大意!

千里眼、順風耳齊聲:屬下遵法旨。

聖母:著鸞時辰已到,賢生元靈出竅,著書去矣!

(聖母口唸真言將慈筆元神隨即調出)

慈筆:弟子參見恩師聖安,好久不見恩師聖顏,弟子很思念恩師。

聖母:賢生免禮,賢生可有真心肺腑之言還是恭維本宮之語?

慈筆:弟子真心的啦!剛才聽過恩師感嘆之言,讓弟子感受良深。

聖母:哦!是嗎?邊走邊談看看。

慈筆:恩師請走前,其實弟子最近處理甚多道務,不外乎都屬現代人的通病,如現在一些大德會因為身體不好,或諸多不順才肯去宮廟或佛堂拜拜祈求,反而現在很好並不會去想如何積功累德,先為自己多種植一些無形福田。

(此刻二人邊走邊談已上龍背飛馳而上了)

聖母:是的!諸多大德因到處覓訪聖處,且到處叩求,若平順許多既有諸多藉口推拖己身忙碌無法抽閒,其大德不知此己身有不順遂諸事者大多是此生業障深重,而不顧為己身贖罪積功累德,反而怨天尤人甚至責怪神明,為何不協助幫忙!

慈筆:恩師說得是,弟子從以前就明白世人現實之面,無法作完整比擬。

聖母:其實賢生有所不知,世人貪慾甚重此慾氣早就已染襲昇空,上天才亦頻頻降天災地變,就是欲抑止此凡塵之風氣而改變其觀念。

慈筆:難怪臺灣近幾年天災色變的,原來與眾生的慾心有關,但世人會認定此論點為無稽之談,恐怕更當作笑話吧!

聖母:世人倘若執著心,沉迷執著不顧修持正法之道,恐怕末劫將浩大空前絕後,且最後眾生墮入六道輪迴,只有生靈塗炭罷了!

慈筆:咦!恩師,我們今日欲往天界何處?剛才經過南天門之時,弟子有稍微向大聖爺招手示意,但我們仍繼續前行,行進之中有諸天仙子或高真道長都向我們頷首微笑,俯身躬手地向我們招暮。

聖母:賢生今日有榮幸能夠見其諸天仙子與高真,實乃賢生累積多少福慧資糧使可見著,應勤奮堅定,有朝之日,定有大鵬翅展般成果。

慈筆:弟子其實業障深重弟子譜知,感謝恩師鼓勵,弟子也不敢奢求功果,只希望有畢生之年可渡其有緣的大德,與弟子一樣可在畢生之年能榮幸看見仙佛且真誠向佛學道修持。

聖母:賢生有如此憫念,上天定當協佑之。

慈筆:對了!恩師還沒道出今日欲訪何處?

聖母:喔!吾差點遺忘,今日乃拜謁「代天巡狩府」之府尊,桓候大帝。

慈筆:嘩!那是與「五府千歲府」一樣嗎?

聖母:賢生先行將此仙丹吞服,免得因氣壓因素而干擾汝心境。

慈筆:感謝恩師恩澤,嗯…嗯!弟子吞服後感覺更舒適,溫冷適中不畏懼強大的冷風。

聖母:賢生方才所提「五府千歲府」本是南天轄制之府尊,其與「代天巡狩府」亦雷同,只是所掌管範圍亦有區分。

慈筆:那天界為何需要巡狩呢?

聖母:賢生若有疑問待會可直問大帝即知。

慈筆:耶!前方已若隱若現出一棟很大的用石砌所建築而成的一處大殿,非常地雄偉氣派巍峨,殿前兩邊各有銅石所雕成的石獅,殿外有毫光綻放的匾牌,上寫「代天巡狩府」五大金色的字體。

聖母:賢生,吾等已到快下龍背,快快趨前參聖駕!

(此刻從殿內又聽到如銅磅大鐘之笑聲,如雷貫耳)

慈筆:愚生參見桓候大帝聖駕及諸位仙官。

大帝:喔!免禮,俺桓候見過聖妃。

聖母:見過聖帝,請大帝無須如此,本宮可不敢當!

大帝:俺早獲接聖旨悉知南疆玉敕璧慈堂正鸞隨同聖妃前來會晤,俺盛感此榮幸,就先請入殿府休息片刻。

龍太子:小仙龍太子參叩大帝聖安。

大帝:喔!原來是東海龍太子,來…諸位請隨俺進殿吧!

(一行人走向殿府內)

慈筆:感謝大帝恩寵款待,方才初次見到大帝,被那種神威,驚嚇一下!

大帝:喔!是嗎?哈…哈!難道賢生有那麼膽小嗎?

慈筆:哦!愚生因初次與桓候大帝相識,見大帝糾結髻髯。且身壯體大又黝黑的膚質,身著甲胄戰袍,非常彪高俊嚴,真有點莫名懼怕。

大帝:俺被賢生這會形容有像兇猛惡獸般似的。

慈筆:大帝別誤解,愚生別無它意,可能較不擅遂詞,大帝可別發怒!

大帝:哈…哈!俺鬧著玩,久聞南疆有位文質彬彬秀氣之鸞生,因誠意心持感動普陀山之觀音大士,而其接至創堂封號努力不懈地濟世渡眾之宏願,可令俺欽佩十分。

慈筆:大帝不要取笑愚生,愚生只是對觀音佛祖甚感恩情浩蕩,無法比擬一心向道發心懺悔贖罪彌補累世之過錯罷了,哪有大帝如此美言。

聖母:容本宮插話,敬請大帝為其聖書,闡述貴府之偉蹟,以勉期世人有心向道修麝禪心,以免日後失其人身墮入輪迴受苦。

大帝:俺先請汝等飲品此「瓊漿玉液茶」,諸等勿客氣吧!

慈筆:嘩!有「瓊漿玉液茶」,非同凡響喔!不知大帝是何來此瓊液呢?是…!

大帝:賢生勿胡猜,俺乃代天巡狩,定當有立下汗馬之功,當由瑤池金母賞賜得之的。

慈筆:原來哦!敢問大帝是何項汗馬功呢?

大帝:俺豐功事蹟甚多,如巡狩凡間修煉千年妖精鬼怪,不勝枚舉。

慈筆:大帝所提凡間修煉千年之妖精鬼怪,難不成是大帝職司範圍。

大帝:正是!

慈筆:那大帝所執掌乃是凡間的巡查神囉!

大帝:吔!非也,俺所職司乃是上天及凡塵,反正有修煉成果百年或千年之精靈,尤其浪蕩在三界之中的精靈盛多。

慈筆:那大帝要如何收伏盛多精靈呢?

大帝:俺此殿府有十八般武器及補精網,可直撒網出,那些精靈鬼怪就無法遁逃。

慈筆:那被收伏之精靈,大帝又如何處置?

大帝:當然先關至大牢,俺有的會告知將會廢除千年之道行,使其那些精靈從良改道修行,有者打入阿修羅殿處置。

慈筆:有打入阿修羅殿,那不是更加為惡不良?

大帝:其實賢生與世賢都一樣,只知阿修羅不好,其阿修羅王亦須遵循天律而行,並非世人所想阿修羅就會更惡。

慈筆:大帝慈悲憫念精靈修持不易,所以應該大多數勸化改道修行較多吧!

大帝:然也!

慈筆:今日讓世人亦瞭解其眾生一律平等,無論是精靈妖怪,或野獸或人類都有悲憫之心,只是自恃貢高,不懂謙卑和善,造成諸多殺業頻傳,希望世人能夠有虔悲思過之心。

大帝:不錯!賢生有此慈眷之心,希盼世道能有像賢生一樣情同此心。

聖母:今日感謝大帝精闢良言,希望世人不奢靡上天循循善誘勸導世人,在這末法時期能夠親近大道,改變觀念。

大帝:俺亦有勉期凡塵大德,不可背馳而道行上天亦不容許之法門,倘若修持邪門歪道,將永隨阿修羅殿受其魔難無法脫離,更不可能聽聞正法,世人應審慎之。

聖母:感謝大帝再次期勉,今日吾等就此拜別回堂覆命。

大帝:來人護駕,排班恭送!

慈筆:愚生謝謝大帝恩慈期勉,再會囉!

聖母:龍太子快變身起程。

龍太子:遵法旨!

(此刻龍太子變身白龍在半空中)

聖母:賢生快上龍背坐穩。

慈筆:是!

聖母:本證信三界因果遊記剩餘二回,賢生再接再勵,努力不懈相信上天慈眷,助汝道務超凡入聖,期勉之,璧慈堂已到,賢生元靈投體,可,吾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五龍佛學院 的頭像
五龍佛學院

五龍佛學院

五龍佛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