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信因果-佛法轉宿命
 
感恩人:中和林浚庭

 

  因果唯有功德解,否則欠命還命本公平。」我深覺世人要把握每次可作功德的機會,更須了解「超菝冤欠」之殊勝法門,進而了斷因果。因為這真的是難見、難信、難逢的殊勝之途徑。

  經過諸多次從鬼門關前走一回的經歷,這次的重生,讓我更懷著感恩的心度過每一天,更把璧慈佛堂堂主佛一老師、佛慧師姐交付之事全力以赴,以謝天恩師德救命之恩,讓弟子猶如浴火重生般更加珍惜此生還有呼吸的每一天。同時亦感謝在我發病至今對我不離不棄、經常不眠不休、依然疼愛有加的爸爸、媽媽、姐姐、姐夫及我的太太。雖然寫這篇文章會讓家人又回憶起這不堪的往事,同時也再次掀起他們身心中的痛,但他們依然鼓勵著我,並且一同協助讓我能夠完成了這篇由我發病前至痊癒的心路歷程的文章。

 

   (因為發病的當下連我自己都不曉得發生甚麼事,唯有透過家人才能如此完整詳載出來。)希望藉此機緣能啟發諸位善德們,或能幫助到與我具有類似病症的善德。自殺並非解決問題,而只是另一個問題的開端。讓大家都能深信因果,透過佛法扭轉自身之宿命…

 

  於民國八十二年,在我去上班工作約二年左右,有天最照顧我的同事醉酒鬧事,據說是被人從一樓推下地下室的車道上造成鎖骨骨折。這件事情發生以後,我心裡就開始感到很不適,常常覺得有人在跟蹤我,每當我下班回家後便不想再出門。後來爸媽看到我氣色越來越不對勁,就叫我辭職。同時也一邊帶我到處找醫生診治,另一邊就帶我到鄰近的宮、堂、佛寺等,叩求仙佛神明的護佑,期望我能早日痊癒。

 

    這段期間裡,也準時去醫院看病、藥也定時服用,但是我的病情卻時好時壞、時而穩 定、時而不適,真是不知如何是好!這樣一年、二年、三年的過去了,幾年內不知換了多少醫生,也不知求了多少的仙佛,但是問題依然一直存在著,仍然常妄想、幻聽,而且幻覺不斷。

 

  於八十七年間,有朋友介紹我去大陸上班(工作了約二年),但是與主管理念不合而選擇離開。後來朋友又再介紹去一間大陸公司做品管(又工作了約二年),但又因身邊小人很多,屢屢中傷,導致我又再次選擇辭職離去。在大陸上班的這段期間,我每兩個月就會回來一星期,同樣的也是去看醫生,藥也沒有間斷,同時也不斷的叩求仙佛的幫忙。

 

     由於大陸的工作沒了,我就只好回到台灣。回台後不久又經同學的介紹到一間公司擔任副總的特助兼業務,想說這一切都很正常,哪知做了二年左右,卻因為主管的中風,而公司決定重新縮減人員、編制制度,故而又再次離職。

 

  後來我再度應徵到大陸工作,但在九十六年底卻因為跌斷肋骨而因醫療問題才又辭職回台就醫。回台後爸媽看我氣色很不對,經由鄰居介紹一位會通靈的林太太來我們家看,看完後那位林太太就跟我爸媽說,我從大陸回來的時候有跟著三位無形的回來,叫我爸媽要準備一些拜拜的東西,如菜碗、水果、金紙等,由林太太幫忙處理請祂們離開。

 

  九十七年間,爸媽在廟裡有拿到幾本善書,媽媽看到有一本善書裡面有寫可以超菝冤親債主至靈修道院。爸媽也帶我去詢問,問後宮主說我身上有三位冤親債主,要渡祂們入靈修院修道,我們知道後就馬上做功德迴向超菝。

 

  九十七年底,我首度自殺,我吞服四十顆左右的安眠藥被家人發現叫救護車送急診。

  九十八年,第二次自殺,因找不到安眠藥而吞服了三十多顆鬆弛劑外還連續吞服三、四種藥,吃了後就去睡覺。不知不覺中自己卻全部吐掉在棉被。我太太下班回來發現棉被在地上而且都濕濕的,看到桌上有三、四種藥,而且幾乎全都吃光了。所幸上天保佑,吃下的藥都全吐掉。且在短短半年的時間內我吃藥自殺的記錄就已經有八、九次,單單送醫亦多達四次之多。

 

  到了九十八年的端午節,因爸媽在家外面和人講話聊天,而我卻在廚房尋找到「通樂」,當下我拿著就往口裡倒,因極度疼痛之下在冰箱找了牛乳稀釋後就回房間,直到太太晚上六點下班回來發現我嘴唇腫到兩倍厚。且媽媽看了就說「一定是吃藥導致的,快叫救護車,送醫急救!」到了醫院,原本醫生要安排我住一星期後才可照胃鏡。但媽媽很著急一直求仙佛菩薩幫忙救救我兒子!不一會兒,就有一位主任來巡房看到我的狀況馬上安排照胃鏡。

 

    結果出來主任也很驚訝我只有傷到嘴巴至喉嚨的部份,胃腸都完全沒有問題。主任也一直說「這真的太幸運了!從來沒有人像我一樣,一般都會傷及腸胃。」在醫院打針吃藥六天後就出院,而且嘴巴也恢復了,只是舌頭短了一點,但聲音都還正常。

 

  經過二個月後,媽媽看我又不對勁,就拿了一件我的衣服去宮裡要給人收驚。去的時候女主事者對媽媽說「你有何事,就向仙佛稟報詳細。」經過十多分鐘女主事者出來向我媽媽說「你們到處去宮廟問神明仙佛都沒有用,你們捐再多錢也沒有用,都會無效!」此時我媽媽慌張的詢問「要怎麼辦?」女主事人說了一句:「只要他踏出來修道,他病就會好起來,他有乘願而來,要再來修道,也要幫助爸爸一起渡化眾生,要佛道雙修。」之前也有朋友介紹一位新莊的林老師,他同樣也說「我是太上道親系的,前世我修得很好,乘願要再來修道,上天有通信磁場干擾,所以我會頭疼、且精神無法集中。」也曾帶我去太上道祖總壇去見駕過二次。

 

  九十八年十一月底,媽媽看了一本善書,因為此宮有著鸞聖書甚多,而且離中和市很近,於是就打電話聯絡,提及我最近常想自殺不想活,不知是何原因?而那宮的師兄告知本週有法會叫我們要去參加。前往參與法會的前一天我又再次到溪邊找地點自殺,但因我們家附近的溪太淺跳了下去不會死,所以就放棄了。

 

  當天參與法會結束後我拉著媽媽說「我們快走,不然我很危險,會死在這裡。」說完我就衝下樓,我媽也跟著下樓,但走到一半發現有遺漏東西就告知我,要我等一 下,可是我卻似乎失了魂的樣子,完全不曉得自己在做甚麼就跑了出去,媽媽下樓後發現我已經不見人影非常著急四處的尋找。幸虧在另一條街的十字路口上尋找到我,媽媽此時非常生氣的責備我為何不等她就自行的離去,難道我都不會心疼嗎?「媽,其實我當時不曉得為甚麼,真的已經忘了妳,我不是故意的。

 

     媽,對不起!請您原諒我,請不要生氣。」這天的法會我處在極度不安的狀態,自中午吃過午餐後,我的心臟就開始很不舒服,宮裡的陳師兄過來幫我按摩背部的穴道,可是我心裡卻是想著這位師兄不是好人,在暗中對我施咒對我不利。下午誦經時更是驚恐,只覺得黑白兩道的人都不會放過我,我是逃不了的,我一直跟宮裡誦經的人在決鬥,用心在跟他們決鬥。

 

  第二天(十二月一日)我叫我媽帶我去宮裡懺悔,因我昨天在那兒冒犯了仙佛,我實在不太禮貌。到了宮裡,我拿三柱香跪在天公爐一直懺悔直到三柱香都燒完了我還在跪著懺悔,我突然心裡就向仙佛發願從此要吃素,而我也法喜充滿感到很開心,簡直就變成另一個人似的。

 

  十二月二日,朋友早上八點半要來接我去宜蘭看中醫,爸爸六點多就發現我不在家,起初以為我是出去買東西,可是覺得有異就叫家人全出去到處找找看,而爸爸就跪著求母娘及諸天仙佛慈悲能讓我平安回來。約八點我全身濕嗒嗒又赤著腳且一件壹萬多元的羽毛夾克也丟了。其實我是跑到「華中橋」的中段跳河自殺,但是跳下去又沒死,還浮了起來,想說死不了可是又不會游泳,只好兩隻腳拼命的擺動,而且全身很重、腳很累,才會將身上的羽毛夾克及一件衣服脫掉才游上岸,上岸後才徒步走回家。回到家洗澡後,便準備去宜蘭看中醫(當時我並沒有告知父母去自殺的事)。當天拿了三種各十四天的藥,可是我卻在第一天就全吃完了,後來就睡著了,但也沒發生甚麼事。

 

  十二月三日晚上,我整個心都無法靜下來,媽媽叫我靜靜的念誦大悲咒,我也還是沒辦法,耳邊一直聽到有人叫我要出去,可是我的鑰匙被我媽藏了起來,而我一直找不到,後來想到可以打開後門,要出去的時候不小心把東西弄倒,被媽媽聽到而發現我要開後門,媽就一直拉著我,可是我突然好像有股很強的力量叫我往前衝,這時我太太也前來拉著我,可是她們兩個卻拉不動我。我那天的力量真不知是哪裡來的,人也變了,變得很兇惡,完全不認識人的樣子。我媽和太太因拉不住我而全跌倒在地上,此時剛好我爸從外面回來,遙控門打開的時候,我媽怕被我逃出去到時候要捉就更困難了,就大聲叫我爸把遙控門關起來,突然我又起來往前門衝去要找自動制拉電門,但看不到就趴在地上拉下面的鐵門,一邊直搖一邊大喊放我出去。

 

    媽媽及太太怕我吵到鄰居就叫我小聲點,但我卻越叫越大聲。此時太太就將我嘴捂住,結果我卻將太太的手咬下去,導致我太太痛得大哭,而且越咬越大力,此時巷子內的人都出來查看,住對面的陳大哥看到過來想要救我太太的手,但當他將手伸進來的同時,我也將他的手一起咬住。雖然陳大哥用另一隻手鎖住我的喉部,可是我卻一點也不害怕,直到陳大哥很大聲的叫我看看他究竟是誰,這時我才鬆開嘴,而我老婆卻已經痛得昏了過去,(我太太及陳大哥的三根手指甲都被我咬掉,兩個月後都還在敷藥)。這時救護車已經來了,也有三位消防隊的醫護人員前來,要帶我上救護車。而我卻不願意配合,一直跪趴在地上一直重復著喊求爸媽原諒我的不孝及姊姊、姊夫的對我的情我今生無法還。後來我爸只好請醫護人員將我綁起來送進「新店耕莘醫院」。

 

  到院後,主治劉醫生詢問之下我才道出我到「華中橋」自殺的經過,而且腰部有受傷,胸口也一直疼痛,但我依然不配合治療。劉醫生只好幫我打鎮靜劑,等靜下來後再送去照X光,把我分配到A棟九樓的觀察室裡。

  十二月四日,爸媽前來看我,而我卻還是迷迷糊糊,但是還會說我要素食。

  十二月五日,爸媽因怕我吃素不習慣會饑餓,就煮了湯還帶了四、五個麵包給我吃。下午會客結束後爸媽就回家。可是就在下午我走到對面的房間去,發現有一扇窗戶而裡面卻沒有人,我心想「這是九樓,從窗戶跳下去一定會死。」我就看準了窗戶,退後幾步,把眼睛閉上就往窗戶衝過去,結果衝撞到牆壁而把頭弄腫了一個大包,痛倒在地,後來被人發現趕快叫醫生前來。劉醫生前來時,我卻跪在地上求劉醫生救救我,劉醫生一直安慰我,還幫我打了鎮靜劑,我才開始靜下來。事後劉醫生打電話告知我爸媽關於我欲跳樓自殺之事,而且特例開放家人可以從早上到晚上九點陪伴我。因為我太太要上班,所以媽媽只好每天都來醫院陪伴我。

 

  在醫院內有教導穿手鏈或寫毛筆字,而我都有參與勞動,慢慢的我的病情開始有些許好轉,所以醫生準許我可以請一個星期四小時的假出去走走。而媽都會請假帶我出去逛逛走走、帶我去剪髮、帶我去國術館治療腰部。外面的空氣很好,每次出去都很開心,我也很想能在聖誕節能出院回家。

 

  十二月二十三日, 我太太因休假就帶我出去走走,但不知道又為了甚麼,我突然又提到我是家裡的獨子,而又只生了兩個女兒,沒有男生不能傳宗接代,就突然頭一陣暈眩後便在路上亂跑、且鞋子及眼鏡也丟掉、還脫掉衣服,簡直把我太太嚇得大哭,不知如何是好!後來請求計程車司機幫忙拉進車內送回「耕莘醫院」。

 

  十二月二十五日,我媽媽打電話給新竹的李師兄告知我最近都一直有自殺的念頭及趨向。而李師兄說他現在有空就會到新竹璧慈佛堂做義工,堂主佛一老師人非常的好又很熱心,叫我媽將我的出生年月日及地址給他,委請佛一老師代為請示「南海普陀山觀音佛祖」。

 

  十二月二十六日,得知佛一老師代為請示「南海普陀山觀音佛祖」的結果,「佛祖」慈悲開示道出,此乃有十位冤親債主現前討報(三位持黑令旗、且其中一位還持有死劫令、五位持灰令旗、二位持青令旗)。因我前世做三品官令,且貪慾心甚重,不但經常輕罪重判,有者甚至在牢獄中因病而死。更貪圖美色,孰不知以戒律己,反而以此為樂。故受眾靈深怨,將現我之身佔據,現世才會無法精神集中,且浮起輕生念頭,乃夙世眾靈冤業受彼時我肆虐之果報,另有受人辱之婦怨靈申薦討報黑令旗,故有死劫之意。

 

  十二月二十八日,爸、媽、大姊三人一早就前往新竹璧慈佛堂和佛一老師商討該如何解決如此的困窘?該如何做才可以達到圓滿?經過佛一老師的詳細解說,才知道需要我能發露至誠的懺悔心及將行使三大佈施的功德迴向給業力,倘若能順利超薦業力至「昊天紫綬靈修大道佛院」的話,祂們所持之令旗就會繳回而不再侵體,且可以讓祂們到佛院佛道雙修。

 

   那可就真的「冥陽兩利」達到大圓滿。當下爸、媽、大姊三人決定用「籌助建四海龍王宮」之功德,透過璧慈佛堂的「專案呈疏」請求「觀音佛祖」作主將功德轉化迴向給祂們。說也奇怪當天下午,我的意識也開始慢慢的恢復,見到爸、媽、大姊三人前來看我,我竟然主動告知他們我好餓!好想吃素食。

 

  十二月三十一日,收到璧慈佛堂「專案呈疏的覆批文」,告知經由「南海古佛」及「靈修佛院院尊-瑤池金母娘娘」慈悲居中調解之下:「因功德力未能俱足經「母娘」恩慈准予將三位持黑令旗之冤親申薦保調入「幽冥行醫所」三年,期滿再轉「幽冥聚善所」聽聞佛道正法為期十二年,而持有死劫令的則為十五年。另五位持灰令旗之冤親則是先保調至「幽冥行醫所」三年,期滿再轉「幽冥聽經所」十二年。而持青令旗之二位冤親因功德力俱足,准予申薦保調入至「昊天紫綬靈修大道佛院」潛修佛道功果。於正月三日正刻屆時保調入至所屬之單位。」

 

  我從九十八年十二月三日入院到九十九年正月五日出院共住了三十四天,病情的穩定及意識的恢復則是在十二月三十一日至一月三日短短的三日內就完全康復。

  至今已是九十九年四月份,我都很正常,醫生所開的劑量也越來越少。經過多達十二次的自殺、家庭事業皆不順、精神恍惚、憂鬱等的心歷路程,直至遇到了「璧慈佛堂」得到了答案及解決之道,發現每一件不順遂的事件都有其「因果」,一旦解開及了斷之後,生命的變數自然會減少,日子也就跟著平順多了。

 

  在九十七年至九十八年底這段期間,可說是我重業障討報非常頻繁的時期,直至現在我已經懂得「專案呈疏」及「超菝冤親」的殊勝,不僅扭轉了我不明「因果」的嚴重性,導致只能任由業力的牽纏討報,以致運途不開。經歷了坎坷的人生道路,雖我已將因果冤債查出來保調超菝,但持續申控討報而來的冤親數目之多實在令人驚悚。雖是如此,但我至此至終不去怨恨祂們、更不心存懷疑,只因冤親債主就是累世輪迴中我們有虧欠祂們,而且常常是牽扯到人命債,而冤欠皆是按冥律之規定依其事情之輕重領旨向我們討報而來。一般而言,其領旨討報之令旗分五種顏色,這都是依其討報程序與干擾輕重不同而區分。當然運勢和身體皆會受影響,輕者精神恍惚,重者可以喪命。「因果定律」絕不虛假,不可不慎啊!

 

  如果遇到身體或精神狀況不對的時候,與其怨天尤人,不如趕緊查看是否為「因果之業力牽纏討報」,再發至真誠心來懺悔,平日亦多誦持「懺悔文」懺悔己身今世或過去世之過錯、加上力行三大佈施諸如此之功德,透過璧慈佛堂的「專案呈疏」叩求「南海古佛」能作主代為功德轉化,以求「業障減輕」。

 

  可以碰到像佛一老師、佛慧師姐這樣大願濟世渡眾之人,實在是當世難得一見之大菩薩。今生能在璧慈佛堂與「母娘」、「南海普陀山觀音佛祖」、「東海龍王九位龍王太子」等諸天道祖仙佛神聖結下如此之善緣,真的是後學的榮幸與殊緣。神奇!真神奇!璧慈佛堂師兄師姐們的幫忙,讓我度過了人生的一大難關,使我有重生的機會,真是感恩。在此更謝謝李師兄的介紹,使我們全家人認識了璧慈佛堂,謝謝諸位!非常感恩你們!謹以此文致上我對諸位無限的感恩。

全站熱搜

五龍佛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