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信三界因果遊記

第五回 母功德轉化孽子災

天運歲次己丑年五月十五日

中華民國九十八年六月七日

 

普陀金童 降

  普化眾生歸緣璧

  陀圓彌斯勵人慈

  金奕轉呈立志佛

  童身赤心降鸞堂

南天玉女 登台

  南方普陀現觀音

  天降甘霖顯佛祖

  玉旨傳化眾生渡

  女神意明仙靈助

普陀山觀音大士 登台

詩句:

  神仙必由人做起

  修道首初紮根基

  意識分岐難穩定

  念境學法分層級

 

  自盤古闢天而來,所有諸天仙神佛均須輪迴人道而修,但其之首要件定當堅定道心,必斷除五蘊煩塵,守其五戒律,在於意識中常見論法不同,導致無法穩定己心且進修因而受到左右。世人對於持誦經咒,時而勤於修持,亦有時禪坐,但五蘊照世,混濁人心只要道心甚堅,定當所學道法實比起平日之修行的層級更為晉高,與諸位大德賢生共參勉之!南無阿彌陀佛!

今日吾代天妃帶領賢生訪遊著書,賢生可即出靈竅!

(大士即口唸真言,賢生佛一元靈即出竅)

慈筆:徒兒參見佛祖佛駕!

大士:賢徒別來無恙,免禮!

慈筆:佛祖慈悲,徒兒對於佛祖稱謂似乎很少稱之「師父」,請師父見諒!

大士:無妨!無妨!吾等先行步出堂外乘坐蓮台。勿耽誤此著書時辰!

(此時佛一瞪很大眼看見觀音大士及堂外之蓮台)

慈筆:哇!徒兒忍不住才驚訝的嘶聲!請師父勿見怪!

(原來從觀音大士身上散發出五彩繽紛的光彩,五顏六色,奪目耀眼)

大士:賢徒可起程吧!

慈筆:嗯!(佛一心中有無比窩心的喜悅)

慈筆:師父慈悲!這蓮台好柔軟舒服喔!

大士:徒啊!汝此次著書都因繁忙而無有充份準備,所以賢徒應好好善用時間精進!

慈筆:師父!其實徒兒有時間但真的不夠用啊!又要上班又要濟世,又要著書,文學造詣又差,真是有丟師父的臉!真慚愧啊!

大士:佛一!本座先賜汝二顆靈丹,以助汝智慧開啓並能穩定性情!

(慈筆接過靈丹小心翼翼捧在掌上)

大士:趕緊吞之吧!

(此刻佛一立即吞化仙丹)

慈筆:嗯…嗯!爽口而且涼到喉嚨,這就是開啟弟子的智慧門仙丹!感謝師父慈悲賜仙丹!

(師徒二人乘坐蓮台已來到南部高雄)

慈筆:欸!師父!此地很眼熟,這就是高雄嘛!

大士:嗯!正是。

慈筆:師父!剛才其實徒兒心中很緊張,所以有口誤地方,還請恩師開赦不見怪!

大士:賢徒!本座亦然與賢徒首次著鸞,所以較未流暢白話!賢徒無須在意方才瑣碎誤語,此刻靈丹應當展效了!賢徒才有所明悟吧!

慈筆:恩師!這地方是高雄火車站附近吔!不知今日為何到此呢?

大士:賢徒!今日吾等欲參訪一位老菩薩家宅。

慈筆:哦!那就在這附近囉!

大士:然也!

慈筆:徒兒有見到路牌是寫著八德二路,我們應該快到了吧!

大士:然也!已到此目的地了!

(此刻蓮台降下某大樓之頂樓,師徒二人已下蓮台,此蓮台即碰!一聲,不見了。)

慈筆:恩師!蓮台到哪去呢?

大士:蓮台具靈性慧根,暫且先避之。走吧!隨吾直行樓梯下去即可。

慈筆:瞬間我們穿梭過樓頂鐵門進入一處民宅,從外觀看像似有錢人住的地方裝璜很漂亮!

大士:賢徒!待會兒可發揮汝潛能採問重點式因果實證!

慈筆:恩師!弟子有時不大會問,可否請恩師傳授一、二。

大士:無需!賢徒只要眼觀此地,詳細描述即可!

慈筆:弟子看見此棟應該有四層樓高,目前我們所在應該在第四層樓,有聞到陣陣檀香味,可是卻沒聽到任何聲音是不是沒人在呢?

大士:非也!此主人正在休息中,所以才沒有雜音。

慈筆:這麼大的房子,應該住很多人吧!

大士:非也!此屋只住二位老人家。

慈筆:那他們沒有其他親人嗎?

大士:待會兒!汝可訪詢清楚。

(此時師徒二人走進前堂,位於四樓堂前神明廳)

觀音菩薩:小神參見「南海古佛」聖駕!

大士:仙神快起!無需行禮。

菩薩:小神謝過古佛慈悲!

慈筆:咦!怎麼有兩位觀音大士呢?

大士:賢徒心中有疑慮可直問,無須喃喃自語!

慈筆:弟子參見菩薩!

菩薩:賢生免禮!汝定當充滿疑慮,可直問。

慈筆:弟子好奇!為何菩薩穿著造型卻與我們堂觀音佛祖一模一樣呢?

菩薩:嗯!賢生與世人都一樣未開慧竅,吾因是觀音化身,此因吾乃修其證果,主修觀音法門行之菩薩道,因修法多載,受於南海大士點化,並由上天賜封因而受派遣現任本家宅神祇,再言本宅此屋主虔誠奉敬觀音法像,上天悲憫派遣吾降於此,鑒察鎮守。

慈筆:弟子瞭解了,那…那菩薩也是觀音囉!

大士:賢徒!由本座代為釋之,萬法歸宗,萬象歸究其一,其主因是每戶雖有奉拜吾之金身,但吾本尊只有其一,倘若在於他處有多人求助時吾當無法前往搭救,屆時上天定派遣考核通過且修證功果之仙神前往駐鎮並可受其香火,然再依職權搭渡於來求助之善者可得以幫助。所以可謂南疆地區遍及家家戶戶即都有觀音神像!

慈筆:恩師!那今日我們要訪問的人應該就是這位菩薩囉!

大士:非也!汝今日採訪之人乃為屋主。

菩薩:南海古佛所言正是坐在三樓的老婦人,即是屋主。

慈筆:那我們要下去找她嗎?

大士:無需麻煩!本座可將其原靈調起亦可節省寶貴時間。

(大士話說完即口唸真言,突然有一位身穿黃色絨衣之老婦人已來到大士眼前)

張姓婦人:喔!那咧二尊觀音菩薩,我是不是咧眠夢啊(台語音)

菩薩:吾乃是汝家仙神,而此二位是,一者為南海普陀山觀音大士,另一位則是…

(此時佛一搶著回答)

慈筆:菩薩對不起!容弟子自我介紹吧!

慈筆:這位阿嬤!我是來自新竹的佛堂,叫作璧慈堂,今日是奉玉旨特來採訪因果實證,將來出書可給人警惕與醒思!

婦人:哦!那按咧!你們是按那進來的?

慈筆:阿嬤!妳不免問阮按那進來,反正我們不是壞人啦!

婦人:雖然那兩位是菩薩,但是我從來嘛嘸麥看過菩薩,我以為神明是嘸隨便現出來乎人看啦!

慈筆:阿嬤!不管怎樣妳先嘜懷疑啦!

(佛一在勸老婦人之時,大士即向前一步)

大士:老菩薩!汝可願意做善事功德呢?

婦人:做善事我當然願意啊!

大士:那汝可願意將汝子之事所做所為道出嗎?

婦人:您們怎麼會知道阮兒子的事情?

大士:汝兒子是不是常常鬧自殺,後來還是回天乏術,是嗎?

婦人:欸!您們都知道喔!講來見笑(台語音)啦!

大士:汝講出可警愓世俗人,年輕人不可再做傻事。

婦人:好啦!菩薩慈悲偶!阮姓張啦,我生四個子,二個兒子、二個女兒,結果嗯嗚…死一個去了。

慈筆:阿嬤!妳嘜甘苦啦!妳慢慢地講喔!

張姓婦人:阮家是做裝璜的咧啦!

慈筆:阿嬤,我請問妳,妳先生人咧!

張姓婦人:他人在樓下躺在床上中風啦!需要人要幫他用啦!

慈筆:剛剛提到妳的小孩死了一個,那其他三個呢?

張婦人:其他三個攏不要回來,有時女兒第二個會回來看一下而已。

慈筆:那妳們夫妻怎麼生活呢?可是我看妳們住的不錯啊!

張婦人:肖年咧,你不知,這間屋早就要呼人拍賣了,以前阮阿爸放很多土地,結果攏乎阮阿兄和阮小妹分掉了。

慈筆:那妳們應該也有分到土地才對吧!

張婦人:是啦!但是阮兒子和女兒已經過名攏去投資開完啦,只剩一間房子,但是因為阮兒子說跟人吃毒,結果攏把所有錢全部拿去買毒開完啦!

慈筆:吃毒是第幾個小孩!

張姓婦人:哎!那是第三個啦!

慈筆:那這樣,死去的也是第三的囉!

張姓婦人:是啦!講攏講免聽,要氣死我。

慈筆:阿嬤!妳今年幾歲啊!

張姓婦人:我今年七十六歲了。

慈筆:那你和先生差幾歲。

張姓婦人:阮頭的今年八十一歲,差五歲啦!

慈筆:阿嬤,我們有看見妳們有神明廳是妳在拜嗎?

張姓婦人:是啦,我不識字只唸阿彌陀佛而已,每日換敬茶,求菩薩看可以讓阮先生醒來,好起來嘜。

慈筆:恩師!徒兒可否代阿嬤叩問?是否可幫助他們家庭呢?

大士:其實張婦人汝願誠心懺悔為先生付出助其復健,定可好轉,吾可先賜甘露水一杯與汝夫君飲用,但期盼夫君好了之後定當懺悔,此因汝應當知道汝的夫君為何中風。

張婦人:阮大概知道啦!

慈筆:阿嬤,是什麼原因先生今日才中風呢?

張婦人:哎唉!因為他愛喝愛賭啊!一日到晚看不到人,酒喝完回來,動不動就打我啊!害我攏啊嘜驚死,結果有一日他喝酒之後起來就變這樣啦!

大士:吾賜大悲水(甘露)希望他能真心懺悔,爾後一心懺悔唸阿彌陀佛之佛號即可。

慈筆:阿嬤,菩薩要幫妳,妳有高興嘸!

張姓婦人:感謝菩薩慈悲喔!多謝!多謝!

大士:賢徒!吾等今日就到此吧,該回程!

慈筆:弟子拜別菩薩,很高興見到菩薩尊容。

菩薩:賢生嘴真甜,吾希盼汝應再多充實自我,以提昇汝敝堂之級等。

大士:賢徒,蓮台已到吾等快上坐吧!

慈筆:徒兒已坐穩,感謝菩薩點化。

大士:賢徒,璧慈堂已到,賢徒謹記菩薩方才所述,下回將參訪冥界,希盼賢徒多利用時間充實功課,賢徒元靈投體,可,吾退。

 

 

*以上之內容所有權為本堂所有,若欲轉載請註明【轉載自璧慈佛堂】且不得自更改內容,以示尊重。感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五龍佛學院 的頭像
五龍佛學院

五龍佛學院

五龍佛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